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 故事
做一名快乐的志愿者(上篇)(本文来源于NGO交流网)
来源:芜湖阳光爱心协会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5-11-11 8:58:24 关注度:876

   这个讲座是临时组织的,因为几天以前我与亲友会的一些工作人员一些志愿者做了一个比较小的讲座,那个讲座基本是针对如何面对不良攻击这样的反应,但是公益部分谈到了做志愿者本身的话题。之后阿强让我宏观地谈一下做志愿者的事情。今天我谈的应该是两部分。一个是我们每个人从自己的角度应该有哪些事情需考虑,应该做些什么。另一个是作为一个团队一个机构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所以我先来谈第一部分。最基础的一个事情是我觉得是大家都需要去思考的,就是你做志愿者的动机。应该说做志愿者的动机有很多很多,但是我们要想持久地做,并且能够真的为别人服务的话,那么很重要的应该懂得的一点是:你不是为了别人去做志愿者工作。
几乎所有的志愿组织公益组织都是为某个群体某个目标服务的。比如我们都是服务业,是一个服务性的机构。那很容易就让人觉得,我做这个事情是为了帮助别人,我是为了拯救别人,为了给别人提供一个东西。从实践的角度,从现实的角度是正确的,但是这不能成为一种动机。
  做志愿工作不能因为是我有一种怜悯心,说我想拯救世界或者我想做救世主。志愿工作的关键是能让你持久做的。目的是你希望自己的人生更好,是你希望你有更充实的生活,希望你成为有理想,有目标的人。这个概念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样清晰的目的或者动机的话,可能会出现很多很多问题。
  比如我们做志愿者服务工作,因为受众对我们有感激之心,甚至会表达他的感谢,这时有些志愿者就会沉浸在这种感恩戴德的感觉中,慢慢发展为个人中心,会慢慢膨大,对受众的态度也会改变。慢慢从提供服务变得要掌控受众的人生,一直到随意粗暴给对方人生答案,让人家怎么生活等等。
   第一种情况,觉得我在做一种慈善,你不感激我,我就非常失落,没有得到认可,没有得到想象中的感激,就我提供服务你为什么没有感激我。
  如果是这种情况,从动机来说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有人感谢很好,说明你做的事情有意义,如果说你做的事情是为了得到感激之词,这一点其实和毒品上瘾是很相似的,越陷越深!所以一定要懂得,你做志愿者的目的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你不会天天闲在家里无聊,是为了有不同的人生方向。如果你有其他工作,你有本职工作,能够给你带来收入,但不能让你得到精神上的满足,那么在做志愿者工作的时候,你得到的是精神上理念上的满足,而不是我又有一个挣钱的机会,这是不可能的。这个工作和本职工作有很大区别,做个事的目的是为了你自己。本职工作是为你提供经济上物质上的东西,这个工作是给你提供精神上面的东西。所以一定要永远永远记住,不断提醒自己。
  那与此相类的当然就会有,你在做公益工作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在不同的程度上你会成为一个公众人物,也就是说你的知名度可能会越来越高,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你是谁,来做什么。然后就会出现另一个问题,名的问题。就是觉得我们越来越出名,我在做事情的时候突出我自己,甚至有时候有些人会标新立异地做些事情,和本来的宗旨有区别的事情,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我。还有些人甚至在一些机构内部会有关于名的竞争,觉得我是一个更有名的志愿者,一个工作人员,所以你在对待我应该是不一样的。
   这些都是因为开始的动机就有问题,而且这样的人实际上不适合再做公益工作。为什么呢?
   第一,这样的人不能很好地为受众服务,也许受众因为你有一定的知名度而找到你,他们找你,不应该因为你是一个明星,他们来找你,是因为你提供了服务,对他们的需求有真实的现实的有意义的帮助。所以,出名能够给人带来好处,本身没有坏处,但还是我刚才说的,如果你把名看作一种诱惑,当做一种诱惑,用这个来激励你做事情,那你百分之百地,最后会出现问题。而且这一类人和我刚才说的,和感激之心一样,这类人他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呢?如果他的名不被很多人继续地吹捧,他会非常地失望,那这样的一种状况,实际上会发展成一种心理障碍,就是我不断需要得到别人口头或者行动上的认可,否则,我的存在价值就被削弱了,这会是很大的问题。
  第二,做公益工作是百分之百地会让我们成为像我刚才说的,在不同的程度上被别人评价,讨论,甚至会被人攻击,当然也会被人赞美。这个时候,比如说面对攻击怎么办?就和你的动机有很大关系。
  现在,特别是这个社会,其实是一个很多民众对公益慈善的信用评价是非常低的,大家都知道著名的机构有腐败,那他在没有条件了解非常多现实的信息的情况下就会有质疑。质疑你的东西,质疑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或者是为其他什么原因,或者是名,利,钱啊什么的。这样的质疑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这样的质疑也不见得是坏事,这提醒我们遵守公益职业规范。但是,如果你做公益工作的动机不是很正确的话,那这种质疑和不信任也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困扰,给你带来心理上的阴影和压力。
  所以,为什么我们觉得做公益的动机很重要。
  今天讲座的题目是“如何做一名快乐的志愿者”,快乐从另一个角度就是痛苦。就是我们做公益工作,不能做到最后身心疲惫,然后心理上很大压力,这样的志愿者工作对你没有意义,对受众也没有意义,所以动机是非常重要的。当然了,这不是说你就应该忽视所有对你的评价或者建议,我们都需要受众的督促和监督,需要我们的服务对象对我们的服务做出评价。但是我们要懂得,有意义的评价是对我工作的评价,不是对我人的评价,也就是说我的动机和我的实际工作,有时会有差距。我想做好人,但是可能我缺乏经验或方法,做的事情没有达到最好的预期效果,这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我们需要学习。

   我们做公益工作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推进和改善自己,而且这个时候要记住,不要和别人比。我们每个人在人生的生长和成长上,以及在公益事业的成长上,都要以自己的今年和自己的去年比,我今年做了什么事情,去年做了什么事情,今年做的事情是不是比去年做的事情更多了,或者更成熟了,效果更好了,更省力了,更有效力,这样比较才有意义。而不是我是一个妈妈,另一边也是一个妈妈,我觉得她做得比我好,这样的比较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每个人进入公益的起步不一样,公益工作也是需要技能的,有些技能和你在其他企业工作的技能是有区别的。假定一个人在企业中已经做到一定级别的管理人才,那么他可能在交流方面,管理方面和理解方面,比你强,那他的起步就比你高。所以和别人比是没有意义的,甚至可能会给你带来害处。而且一定要记住,这种比较是中国文化从小就鼓励的,学校也从小就鼓励这样的比较,是跟我当初说的名利心态有关系。从某个角度来讲,要提醒自己不要做这种比较,因为没有意义。我刚才说,应该是自己在时间上和自己做比较,去年怎么样,今年怎么样,这样的反思很有必要,那是健康的!但是不要和别人做比较。
  这部分,就是我方才说的,是我们作为一个志愿者个人自己应该考虑的,每个人应该懂得,怎么去武装自己。因为在公益机构做志愿者,肯定慢慢会有更多人知道你,也会有更多人评价你。不论你是做为一个志愿者还是任何一个人,在自己人生中,我们都要懂得,可能你的人生里面有几个到十几个人,他们对你的意见或评价,是需要非常认真对待,认真考虑的,因为这些人了解你,因为你通过尊敬他们,知道他们的意见是为了你好,那么这样的人,他们的看法,对你的评价应该考虑。其他人,陌生人,或者不相关的人,毫无了解的人,网上的人,他们的意见不是说你应该忽略,但是不要让这些意见严重地影响你。
  这也是亚洲文化的一个特点,觉得可以被口水淹死的感觉,或者说流言蜚语对我影响很大,别人的眼色对我影响很大。你要记住,你人生中接触的大部分对你的这种态度很有可能跟你完全没有关系的,很可能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如果你都在意的话,你就别活了!你在街上走,都可能有人看你不顺眼,所以要懂得区别,你尊敬的师长,同事对你的评价,反馈,你应该思考,但是其他的或者不相关的人,对你没有什么了解,只是针对一个表面现象或者一件事对你做出评价,如果他有具体的逻辑推理的实践性的建议或者批评,你应该反思。但如果是无端的人生攻击或者无端发泄,你要懂得怎么保护自己,怎么不让这些东西影响你。
因为实际上他们对你并没有什么了解,也许你做一件事情,做一件活动,做了十几次都很成功,但偶尔有一次因为你自己的原因没有做的那么好,有可能有些活动就会有人对你批评。   就像我自己说的,你要反思自己为什么没有做好,是不是我的心态有问题,有别的杂音在影响我。但不要因为有这样的批评就高度失望。虽然做工作的目的是要尽善尽美,但我们是人不是神,要懂得什么时候给自己客观的评价,而不是苛求自己。苛求作为一种理想是好事,但太多了就会觉得,英语叫做“perfect”,觉得自己必须是完美的,但没有人是完美的!
  下面我再讲一下,从团队,组织的这个角度讲有哪些东西是公益工作非常需要的。我先讲一个故事,你们有些人知道,洛杉矶同志中心有一个合作项目现在做了七年多了,叫做同志社区领导力培训项目,阿强是这个项目的毕业生之一。那当初,我之所以发起这个项目,是因为一段经历,我被邀请去参加一个同志组织的周年纪念。那个周年纪念是一天半的时间,周六一天,周日半天,志愿者大部分是年轻人,里面的所有活动包括表演,包括支持同志,亲友来交流,包括一些游戏等,有些是娱乐性的,有些有教育意义的,我当时觉得活动还是不错的。那到了周日的中午,活动结束后,午饭前,所有来宾都走了,剩下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这个机构负责志愿者的人说,我现在需要总结,每一个人走上去告诉大家,这次活动中我有哪些地方做的得不足。
  我当时大吃一惊,我几乎快崩溃了。他们让我总结,我说我们一起吃饭吧,我请你们吃饭。这件事让我觉得,志愿者做了很多事情,完全没有得到肯定。
   之后我有过几次类似的经历,很多志愿组织,运营方式很像一个公司,而且不是一个很好的公司。所以,我就想,为什么我要反思一个问题:即使在那个时候,也是七八年前,其实在之前的很多年里,已经有很多国际机构,包括联合国,很多公益组织在中国做公益管理和志愿者管理的培训,但是我发现培训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你真的没有办法去理解或者体会一个健康的公益机构他的氛围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我才发起了这个实习项目。实习项目虽然实习生在美国学到一些具体的技巧,但主要目地是为了让他们在一个有三百多员工,五六千志愿者的机构里面去体验在这样的一个机构工作的氛围是什么,那么这个氛围是什么呢?这个氛围就是每一个志愿者做任何事情都会有别人关注到,都会去表示认可,会拍他肩膀说你做得很好。
  这不是说上级要这样做,主管要这样做,也不是说硬性规定,是每个人都知道共同目标是一致的,我们做这些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出名,不是为了名利,那么除了是你的理念在支持你之外,就是你的同志们,你的同事们要不断地支持你。这就说明了作为一个志愿者,作为一个工作人员,作为一个管理人员,每个人的责任就包括除了在做你的工作之外,你要观察别人做的事情,你要去鼓励他们,你要去认可他们所做的事情以及做的事情的成效,成果,作为一个机构,这些事情应该作为一个正式的环节来处理。就是每隔一段时间,机构应该把内部信息以及外部的反馈,针对于你的机构所做的事情的结果,成果,成效这个角度,总结起来,然后和志愿者分享,让大家知道我们一起做的事情达到了这样的效果,帮助了这些人,帮助了一个群体,帮助了这个社会。这个事情作为一个公益机构是应该有专人做的,应该有人来搜集这方面的信息,内部的统计,硬性的,以及外部的反馈,应该有人搜集,做成报告,做成材料,然后和志愿者分享。而志愿者,管理人员,工作人员之间要相互认可,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在一个团队里面有它的架构,比如说亲友会很多志愿者是父母,而亲友会的管理人员从阿强起,当然都比他们岁数要小。在中国很多概念就是你大,你是父母,所以我应该比你懂得更多,或者之间的关系虽然你是我的上司,但是我比你大一辈,这样的心态就不行了。要懂得在工作中,在生活中比如阿强尊敬每一位父母,甚至像长辈那样对待,那是没问题的,但在工作里面他是你们的领导,这些东西要搞得的非常清楚。
  这个说起来就和我最开始说到的公益的心态是有关系的。你是来做公益,你不是来做老太爷,你不是来做太夫人,这一定要永远永远地记住。
  所以我总结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一个人为了自己作为公益工作你应该做到哪部分,你的心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第二部分是,为了这个团队能够健康发展,为了相互支持,你的责任有哪些。其中一部分就是包括你要认可别人做的事情。
  这个认可,和我前一部分谈到的,不要相互睥睨是有很大关系的,有时候相互认可,相互鼓励不够,就是因为暗中有点比赛的意思。这完全没有必要。
  公益工作得到的成效,无论是多么的微小,都是有意义的。讲一次课影响一百个人,一个人聊天影响一个人,意义是一样的,都是有意义的,都是需要被鼓励的,都是需要被认可的。这点非常非常的重要!
  那怎么去做一个快乐的志愿者这部分,宏观地讲我就讲完了。
  我现在想专门针对亲友会这样的一个机构的一些东西,我觉得需要提一提。因为前几天我讲课的时候也讲的,因为亲友会是这样的一个特殊的机会,因为他的主要志愿者和工作人员是父母,他们的受众是他们孩子这一辈的人。在中国因为传统文化的角度,导致一种和工作目的相反的不平衡,就是说本来作为一个机构我们的成员,我们的志愿者是提供服务的,我们是为别人提供服务的,如果变成了我们的受众在为我们服务,就和初衷有很大的冲突了。
在美国亲友会的活动,如果你参加的话你会发现,进门签到的给来宾倒水的都是父母,因为他们的工作是志愿者,说的直接一点,被服务的是这些孩子。亲友会曾经在历史上有过——这些我都和妈妈们和阿强交流过,就是亲友会有时候相反了,就是这边亲友会开会,开恳谈会,孩子做好以后父母们出现了,然后大家顶礼膜拜,还有感激之心等等。顶礼膜拜和感激是可以的,感谢父母接受你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种感激之心过度的话,那给出的潜台词就是,我是同性恋这个问题仍然是个问题,因为我是有问题的,所以你接受了我就趴下给你磕头,这样的想法是有害的
  所以我特别想提醒我们中间的父母们,记住,你是来提供服务的,不是来当爹当妈的,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否则亲友会会慢慢地引发一种新文化,而且这种文化不是很健康的。我说句话可能比较直,但是我~有些话我来说比较适宜吧,因为我今年58岁了,有孩子的话我也是父母这一辈的人了。我觉得大家当做逆耳忠言来听就好了,因为有时候我也听到孩子有反馈,比如说有这么一个现象,我们有些父母接受了孩子是同性恋之后,仍然是想掌控他们的生活。
  比如一个男孩子,之前催着他赶快找女朋友赶快结婚,现在开始催他赶快找男朋友吧,你们考虑买车买房子吧等等,这个是不应该的。也就是说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接受他们的性倾向,我们的目的是让他们去发展,有独立思维能力有独立生活能力有决断能力的个体的人,而不是永远左右着我们孩子自己的生活。